时时彩公众号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毕业论文 > 哲学 > 思想哲学 > >

《绝对财富》:让企业哲学思想落地生根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   《绝对财富》的核心就是作者陈玉松先生所发现的理体,即孝之本源。贯穿全书的就是孝这一字,极其简洁,又高度涵盖。理体也是此书的理论核心,是思想在心灵深处绽放的圣花。

   陈玉松先生给绝对财富的定义是:绝对财富是企业的最高信仰,是企业最终极的追求,是企业经营的根本理体。它还是一种能量和动力,一种体系和秩序。

   实践检验真理是事后检验,但理论和思想对人类的影响是事前的。

   陈玉松先生这本书其实是在十年前就写完了,创作于《思想力》和《珍奥辩证法》之后。之所以没有发表,是因为先生怀揣着振兴产业的强烈责任感,担负民族复兴的使命,乃至对全人类倾注的大爱长情,他认为还需要在践行中反复体悟,在体悟中反复践行。当然其实也不乏先生的谦卑之心。先生做健康产业,造福人类,铭记初心,从一开始到现在,未曾撼动过!二十多年的砥砺前行、矢志不渝,早已把一个风华正茂、意气风发的小棉袄,变成了从孝父母到孝天下父母的大棉袄。珍奥双迪也从造福人类健康本愿开始,形成全球五亿人互动的健康生态圈,而《绝对财富》也已从本愿升华成信仰。

《绝对财富》:让企业哲学思想落地生根

陈玉松

   有人说《绝对财富》是思想在自由飞翔。但行文中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,思想又何止是飞翔呢?思想是落地的,是遍地开花的,而且是对经济社会最切实的关照。

   也是机缘巧合,正好看到吴敬琏先生11月4日在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的演讲,其间,吴老先生说到,在上月北方的“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”的三句话:开拓思想市场,研究基本问题,探索中国长期发展的路径。

   作为经济学泰斗的吴敬琏先生,在探讨“十三五”的重大课题的最后,语重心长地提到已故的诺贝尔经济学家——罗纳德·哈里·科斯,在百岁之际时所言,我有重要的话要对中国说,“如果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重要问题,即缺乏思想市场,这是中国经济诸多弊端和现象丛生的根源。”吴先生抛砖引玉,而开头的三句话的映照也该是对思想市场的期许。

   一面镜子可以反射自己,一个外国专家透过深层的现象看到本质,他捕捉的恰恰是我们中国人自己最容易忽略的问题。科斯先于中国人提出了症结所在,中国人的效率并不低,但在市场标新立异方面却乏善可陈,即只有一个商品市场,却没有一个与之相匹配的思想市场,它使中国创新匮乏,人才的多样性和有效使用被阻滞,大学不能承担起文明创造之源的使命,整个体制缺少一种道德和知识的基础。

   也许是陈玉松先生和科斯先生在冥冥之中有着某种机缘,两个伟大的人同时看到了中国问题之所在。《绝对财富》全书蕴含着丰富的中华传统文化思想,并以此为坚实的根基,形成独特的强大的思想体系。当一手孝道,一手商道的全关系营销,这一企业核心经营理念的横空出世,似乎在告诉人们,在当下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时期,中国人的眼睛是明亮的,我们和当今世界经济前沿的理念是共通的,我们在思想市场有无数的星星之火,一旦契机的东风出现,必成燎原之势。

   这又何尝不是两位思想大家之间、未曾约定、穿越时空的思想碰撞和共识呢?

   思想市场是什么?就是不同的观点、信仰、理念、学术思想、政治主张之间的竞争。它有三个层次,即由学者、哲学家、经济学家等组成的“学术市场”;公共知识分子、媒体、出版社、教师等所构成的“传播市场”;政策制造者、顾问、政治领袖等所构成的实践市场。

   让我们再往前看,中国历史上最具思想自由的时代出现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。那个时候出现了诸多伟大的思想家,包括孔子、老子、孟子、孙子等等,他们的思想已成为中华文化的精髓。当时的诸侯也是求贤若渴,广召天下精英,可谓迁客骚人荟萃,思想之翼如凤舞九天,才情之华似星汉灿烂!造就了千古闻名的“百家争鸣”的繁荣局面。齐国首都临淄西门下的稷下学宫,就是当时规模很大的市场,出现了很多聚才大户,比如最富盛名的“战国四公子”——信陵君、孟尝君、春申君、平原君,他们不惜财力,大量絭养门客,一起讨论治国、修身之道,在需要时,这些平时养尊处优的门客就是谋士,他们求富贵、取尊荣,甚至建立不朽功勋。孔子如是,陈涉如是,项羽、刘邦亦如是。

   可见思想的力量是惊人的。人类社会的变迁、进步、发展,都是思想力的推波助澜。但同时,也有可怕的一面,一旦在阶级矛盾、权利纷争、统治利益的冲突和不可调和下,也会滋生灾害。例如,秦始皇焚书坑儒,汉武帝独尊儒术,满清文字狱都对思想市场造成极大破坏,给中国文化带来巨大损失。

   十八大提出的改革目标,就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,具体指什么?就是我们需要观点和思想的自由竞争。

   学者的独立精神非常重要,但现在的问题是个人在思考,社会不思考。保持心灵自由就要追求深思的生活,而不是享受生活,否则,就失去了心灵自由。因为享受就是在过程中消耗前人创造的成果,而使思想停滞不前。独立是世界的终端,没有独立就意味着我们没有终端。

   这和陈玉松先生带领珍奥双迪员工,用造福人类健康的菩萨行大孝天下苍生,追求绝对财富的信仰,践行渐悟是完全统一的。珍奥双迪没有超级武器,用的都是华夏五千的文化,并将这些文化融入企业管理、人生实践,既传承了中华文化,又颠覆了现代人所谓的新思想。正如本书简介上所说:陈玉松先生所述的理体、全关系营销、孝商等创建型的理论概念,将企业管理哲学上升到了信仰的高度。那些充满洞见之光的思想和真实不虚的体悟,对企业、社会、人生、乃至整个人类都是有所帮助和裨益的。

   恩格斯说过:“社会上一旦有技术的需要,则这种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。”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,市场的力量是无限的。

   社会的思想变革和人类的进步,基本上都是在新的理论推动下出现的,没有理念的变化就没有政策和制度的改变,没有思想市场,就很难有新的理论的出现和传播。思想要飞翔,既要越飞越高、越飞越远,又要作用于人类和社会。欧洲的文艺复兴谱写了西方文明史的光辉灿烂的一页,而大航海时代的那些勇于探索的思想和践行,促成了新大陆了的开发,世界经济贸易的繁华,开启了人类历史的新篇章。正是思想的变革,才唤醒了资产阶级革命,迎来了工业革命,使人类社会进入了快速发展的道路。

《绝对财富》:让企业哲学思想落地生根


分享到: 更多

更多关于“思想哲学”的文章

随机阅读TODAY'S FOCUS